劉爽:高鐵橋體的“檢修醫生”

0 jxy jxy 來源: 新浪

  當我們乘坐動車組列車欣賞窗外風景,開啟美好旅途生活的時候,很少有人知道,腳下高鐵橋梁使用的是空心梁,梁體“肚子”里有一條空蕩蕩的走行道。在這個陰暗悶熱的走行道里,有一群鐵路人,在悶熱艱苦的環境中守護著高鐵線路和動車組列車的安全暢通。

  8月26日8點,處暑過后的東北大地,依舊烈日炎炎。

  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沈陽高鐵基礎設施段橋梁工劉爽正和同事們進行作業前的準備工作。今天,他們要對頭頂的高鐵橋梁進行檢修維護。

  此時,室外氣溫已經升高,劉爽登上升降機,還未到大橋箱梁內,后背的衣服已經濕了一大片。

  “橋梁工干的大多都是高空作業的活,沒經過培訓是絕不允許參加登高作業的。”劉爽站在輕微晃動的升降機內不停的用手勢指揮著升降車的操作人員,直到升降機緩緩靠近橋墩,只見他將身上安全帶掛在橋墩圍欄上,敏捷的像一只猴子般從升降機內攀爬到橋墩上。

  升降機運行的軌跡并沒有想象中的平穩,在高空中的每一次晃動,升降機內的作業人員就會更加用力的抓著身邊的安全扶手。即使升降機上的作業人員都有著10多年的工作經驗,即使他們都知道保護措施很穩妥,但干過這份工作的人都明白,這種恐懼難以克服,劉爽自己也坦白的說道他每次上橋時也會有陰影。

  在高空中,最難的是變換干活的姿勢和位置,劉爽一邊檢查橋梁支座一邊介紹著。墩臺上地方小、設備多,一些狹窄的位置只能塞下一個人,爬進去需要

  熟練的技巧,稍不小心身上就會被磕的又青又紫。

  “全封閉式的梁體內高度也是不同的,高的地方有2米多高,而梁端入口處即使彎著腰走路,頭上安全帽有時也會與梁體發生碰撞”。空曠的梁體內除了作業人員的敲擊聲,每隔一段時間,還會傳來高鐵動車呼嘯而過的回音,巨大的噪聲使得耳朵嗡嗡作響,有時甚至會短暫耳鳴,梁體內悶熱和嘈雜的環境無時無刻不考驗著橋梁工的生理極限。

  劉爽所在的橋梁檢測維修隊負責全段管轄內高鐵橋梁的重點項目檢查和維修工作。劉爽和同事們除了要對支座、螺栓、防落梁裝置等進行全面,進入梁體內采取敲擊檢查的方式,對梁體進行全覆蓋檢查,查找梁身上有沒有裂痕、有沒有“蜂窩”“麻面”,查看空心墩內是否存有積水。

  “橋梁最怕的就是有積水,一旦被水泡了,梁身混凝土就會粉化起皮,就會影響橋梁的使用壽命。”劉爽抹了抹臉上的汗珠說道。他說如果梁里發現積水一定要把水清理到梁外,還要根據病害發生原因進行源頭整治,有時處理一處病害人就要在梁里待上一整天,出去以后整個人都感覺虛脫了。

  “現在雖然是秋季,但高鐵梁肚里依舊悶熱難耐,雖然作業環境艱苦,但每當看到每一趟趟列動車能夠安全正點通過我們檢修的地段,旅客平安順利到達目的地,我們感覺干這份工作就值了!”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劉爽感慨地說。

  (劉博 李季春)

聲明: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鐵道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足球胜负彩怎么合买